淘寶村下一個十年:超過20000個淘寶村,超過2000萬就業機會|附《中國淘寶村研究報告(2009-2019)》

來源:    分類: 涉農   時間: 2019-09-06 16:59   閱讀:13933次


“我以為我提出的畝產一千美金已經很厲害了,現在看來還是淘寶村民厲害,畝產一萬美金。”2019年8月30日,山東惠民,第七屆中國淘寶村高峰論壇上,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講了一個小故事。

他聽說,有個淘寶村村民把地里產的小麥、谷穗做成干花出售,做到了畝產一萬美金。


現場,山東省濱州市市委書記佘春明表示,馬云先生提出的“畝產一千美金”,在濱州得到了真真實實的印證,也讓老百姓的生活得到了實實在在的改變。


今年是淘寶村十周年。《中國淘寶村研究報告(2009-2019)》(以下簡稱《報告》,阿里研究院公眾號內回復“淘寶村十年”免費獲取完整報告,7日內有效。)以“數字經濟促進鄉村振興之路”概括過去十年:中國淘寶村數量從3個增加到4310個,淘寶鎮數量達到1118個,覆蓋2.5億人口。


過去一年,全國淘寶村和淘寶鎮網店年銷售額合計超過7000億元,在全國農村網絡零售額中占比接近50%,帶動就業機會超過683萬個。


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、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認為,淘寶村十年蓬勃發展的經驗是,“草根創業、平臺賦能與政府有為相結合”。過去一年,淘寶、天貓等平臺支撐淘寶村完成超過25.9億筆交易。


據了解,阿里巴巴“畝產一千美金”計劃,將助力貧困地區打造出更多的淘寶村、淘寶鎮,同時以淘寶村為落腳點,發揮阿里經濟體之力,推動鄉村振興和縣域經濟數字化轉型。


《報告》預計,下一個十年,全國淘寶村將超過2萬個,帶動超過2000萬的就業機會;淘寶村的價值創造將更多從商業創新向社會創新發展。



從“長出”淘寶村到“復制”淘寶村

在脫貧攻堅戰大背景下,淘寶村的脫貧成效與價值日益凸顯。《報告》顯示,2019年,省級貧困縣的淘寶村數量超過800個;63個淘寶村位于國家級貧困縣,年交易額接近20億元。


貧困地區電商基礎設施的完善,推動了農產品和工業品上行。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,2018年,832個國家級貧困縣電商市場規模達867.6億元。其中,阿里巴巴平臺的網絡銷售額超過630億元,相當于承擔了72.6%的電商脫貧任務。


河北省邢臺市平鄉縣,曾經的國家級貧困縣,擁有4個淘寶鎮、21個淘寶村——這個數字超過絕大多數沿海發達縣域。21個淘寶村年交易額超過10億元,支撐平鄉成為全國最大的童車制造基地。截至2018年9月,全縣1320個貧困戶、4600名貧困人口實現精準穩定脫貧。2018年10月,平鄉宣布摘帽。


2019年,山東省菏澤市共有307個村成為淘寶村,帶動48萬人就業。其中57個省定貧困村發展成為淘寶村,實現整村脫貧。


菏澤下屬的曹縣,擁有175萬人口,曾是工業基礎薄弱、貧困人口數量全省第一的農業縣,如今依靠124個淘寶村,成為全國最大的演出服飾產業基地,全球最大的木制品跨境電商基地。遠近聞名的“棺材小鎮”莊寨鎮,幾乎壟斷了日本人的“往生生意”。


從地域分布來看,2019年,中西部和東北地區淘寶村達到150個,淘寶鎮超過200個。這反映出,中西部地區的電商發展以鎮、鄉為中心,輻射、帶動各村。


河南省堪稱中西部“逆襲”表率,淘寶村數量達到75個。這得益于“政府+服務商”、主動“復制”淘寶村的新模式。


在洛陽孟津平樂鎮平樂村,經淘寶大學培訓后的余姍姍,作為服務商,與政府合作,依托阿里巴巴的支持,從簡單的縣域人才培訓轉向孵化電商產業、打造淘寶村。截至2019年,余姍姍團隊已在全國實踐了29個淘寶村。


從孵化鄉村產業到升級縣域產業

淘寶村連片生長,以縣域為單位形成集群,將發跡于鄉村的產業,連接成一個個縣域產業帶。


《報告》顯示,2019年,全國淘寶村集群達到95個,集中了全國76%的淘寶村。浙江義烏的小商品、山東曹縣的演出服、江蘇睢寧的家具……電商年銷售額達數十億元甚至上百億元。


在江蘇睢寧,僅沙集鎮,截至2018年底,網絡零售額就突破100億元,網店1.63萬家,支撐家具產業的配套服務蓬勃發展:鎮上物流快遞公司138家,攝影企業30家,原材料供應商73家,床墊加工廠67家……


“沙集模式”締造了零產業基礎上,通過“互聯網+”無中生有,打造淘寶村和縣域產業的發展模式——懷揣致富夢想的東風村“三劍客”,做拼裝家具在淘寶上賣,村民紛紛仿效,家具產業從無到有,逐步形成產業帶并向周圍擴散。


“一個村改變一個縣”。2009年,東風村成為中國第一批淘寶村,此后,沙集鎮成為第一批淘寶鎮,睢寧縣成為全國唯一一個所有鎮均有淘寶村的縣域。


“沙集模式”之所以被視作典范,更在于當面臨同質化低水平競爭等瓶頸時,順利實現轉型。沙集家具產業,已從“前店后村”的家庭作坊,搬進電商家具產業園,并升級為國家級產業園。


在這個過程中,電商企業將觸角轉向產業端。阿里巴巴“畝產一千美金”計劃依托經濟體力量,從交易、物流、金融等方面為淘寶村創業者賦能,幫助廣大縣域打造“淘農場”、“淘工廠”。


在擁有兩個淘寶鎮的山東德州武城縣,阿里旗下淘寶、天貓、1688等業務紛紛落地,當地因地制宜打造產業園,配備商務辦公、倉儲物流、人才服務、技術培訓等服務。通過與阿里對接客戶需求,當地一家企業實現中央空調定制化生產,營銷成本至少節省了一倍。


武城不止造風機,當地的“英潮”鮮椒醬正式變更品牌名為“虎邦辣醬”后紅遍全網,位列淘寶天貓細分類目銷售第一名。


“以淘寶村集群為基點的新工業化體系將出現”,《報告》得出了這樣的趨勢判斷。


從商業創新到社會創新

淘寶村十年的意義,還超出了經濟價值層面:信息化帶動工業化和服務業,促使縣域經濟換道超車,農民變成“新農商”,鄉村與城鎮融合一體。眼下,沙集鎮就有個特殊的身份——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單位。


高紅冰做了一番對比:小崗村模式走的是“農業-工業-商業”的路徑,而淘寶村模式則是由電商零售帶動的“商業-工業-農業”路徑。


在貴州考察時,時任世行行長金墉就曾表示過驚訝:“我從來沒見過一個貧窮地區,不是先發展輕工業和重工業,而是直接發展互聯網數字經濟。”


變革還在繼續。從“互聯網+農村”的新型城鎮化探索,到直播興起的“實時城鎮化”,彌補城鄉二元格局下的信息、思維鴻溝的速度超乎尋常。


2019年,淘寶啟動“村播”計劃,助力打造農村“網紅”主播。僅三個月時間,村播項目就覆蓋了全國270個縣,開了近5萬場直播,超過2億人次觀看。直播帶貨成為玉石行業標配,并催生了云南瑞麗勐卯鎮等多個淘寶鎮。


淘寶村的興起,改變的不僅僅是村莊的經濟面貌,更是一場農業生產方式、農村生活方式、農民思維方式和價值觀念的深刻變革。


2012年,在深圳、廣州闖蕩近10年的陳耿樂,返回家鄉廣東普寧,成為返鄉電商創業第一人。短短幾年,陳耿樂不僅開上寶馬買了房,還帶動了不少外出務工青年回到家鄉。一年之內,這個南方縣城誕生了14個淘寶村,長春路西山湖村段差不多新開了300家網批店和布行,活躍著上千名電商創業青年。


在一部紀錄片里,一位日本老者對李如啟、李子震父子倆九十度鞠躬:“感謝(你們)讓我的靈魂得到安息!”


李氏父子來自山東曹縣,為日本老者制作了棺槨。“一村只從事一業”的曹縣,生產了日本90%的棺木,美國80%的木質國旗。


李子震大學學了日語,畢業后選擇回歸家鄉,每天在阿里國際站與日本客戶和美國商家用外文交流。


人口回遷,人才回流,成為曹縣最顯著的新趨勢之一。過去,曹縣曾是山東省人力資源輸出大縣,說白了,家鄉窮。


“以前擔心畢業即失業,現在是畢業即繼承家族志業。不離開家也能實現自己的價值,”李子震說,“家鄉越來越國際化了,何愁大事不成?”



阿里研究院公眾號內回復“淘寶村十年”,免費獲取完整報告,7日內有效。

第七屆中國淘寶村高峰論壇更多內容和資料近期放送,敬請期待!


責編:斌卡

0
美职业棒球比分直播